康福外国语学校做客搜狐访谈
时间: 2013-09-13     来源:中国西南热线    

 随着全球教育资源的加速共享,越来越多的学生们不仅仅要踏入校门,而且要踏出国门,选择国外良好的教育环境。多年实施全面国际化育人素质教育的康福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先生和他的三位学生,今天为您深入解答国际学校这个话题。

 
  主持人:刘校长,您对国际教育事业有自己独特的坚持,当初为什么坚持创办一所这样的国际学校呢?
  刘煜炎:我本人是在英国读的博士,从剑桥大学博士毕业,在剑桥大学做博士后和研究员,在那里工作了很长时间,起码有7年多一点。我儿子也随着我在那边读书,他在那里上小学、初中、高中。我是1978年考上大学了,所以我对中国教育后来的改革、变化感触不深。儿子有一年跟我回国,在中国上初中,那时候大概1996年、1997年的时候,他再回来中国教育的时候,他的纠结、冲突、反抗,还有他被老师定义为一个不可能考上中国的三本的孩子,成绩很差。我觉得我的儿子应该不笨,在英国是优秀的学生,回中国就变成了差的学生。这样的教育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不知道我们教育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当时我又把我的儿子重新送到英国,在英国读GCSE,叫英国初中,后来又读A-Level,然后就考上剑桥大学了。
一个在中国定义为三本的孩子,或者三本都考不上的孩子,老师都不愿意关注的孩子,后来在英国考上剑桥大学。而在他准备读A-Level,考剑桥大学的时候,我感觉他至少能考上帝国理工,剑桥大学也有希望。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像我的儿子可以跟着我到国外去。但是我们中国的家长,也不知道怎么动手,孩子拿的只是一些文凭。所以我想要办一种新的学校,这所学校能够在初中、高中,甚至小学、幼儿园的时候培养孩子的创新意识,到了初、高中的时候培养孩子的批判思维能力,到了大学把他放到一个具体的学科领域学习,到了研究生阶段放在具体的职业规划里学习,逐步完成一个创新人才培养很有意义。后来就亲自动手、亲自实践、亲自趟一条路给中国的学生谋求一个能够把自己培养成为创新人才的,对国家将来有重大贡献个人、精英来进行培养,所以就研究了一下西方国家的教育制度,发现A-Level、AP、IB这三种课程是顶端的高中可以上的课程,其中选了两种最普遍的课程,把AP和A-Level融合了一下,先试的是A-Level,两年过后就把AP引进来了。从2005年开始就试探把AP、A-Level融合到中国的高中教育当中去,创造一种中西结合的教育模式,通过这个教育模式来培养学生,后来证明这种方式是非常成功的。
  主持人:咱们康福的主要课程现在也是A-Level和AP课程?
  刘煜炎:对。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张博阳同学当时选择的是哪个课程呢?
  张博阳:我后来选择的是AP课程,但是我们一开始也都上了A-Level的课程。
  主持人:你当时考了多少分?
  张博阳:AP我是考了7门5分。
  主持人: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马腾州呢?
  马腾州:我学的是A-Level课程,最后考了4门,数学、物理、化学、高数全部是A星,90分以上。
  刘煜炎:都是最高分。
  白晓晨:我学的是微积分、物理都是AP课程,有4门5门三个4分。
  主持人:当时对你们来说难度大吗?
  白晓晨:当时刚转学过去难度是挺大的,初三没有上直接上的康福的高一,一开始学的也是A-Level的基础课程。就比较累一点,最后考上美国布朗大学。
  主持人:听说A-Level成绩发榜了,咱们学校今年录取了多少学生?
  刘煜炎:我们今年是有34个学生申请英国的学校,他们其中大概有一小部分是用AP申请,一多半是是用A-Level申请的。用A-Level申请的学生等到A-Level分出来之后,能够把有条件录取换成无条件录取。通过AP的学生就不需要了,AP成绩去年就考出来了。像马腾州同学,他申请的时候是剑桥大学的面试,被拒掉了,然后是帝国理工给了条件录取,条件是让他考到三个A。但是他考出了4个A星这样的成绩,大大超出了帝国理工给他的要求,他是上材料科学系,他有一个条件是雅思要考6.5分,他也考了7分。所以他的成绩比较突出,像他这种情况,我展开讲他如果不是高考过来,他高考过后没有考到自己理想的北大、清华,所以过来跟我们念书,如果早一点过来像他这样的素质剑桥不是擦边而过,是有可能考上剑桥的,但是他也考上了帝国理工,当时早一点过来,提前考出两个三个A星,接下来当时的决策就是会倾向于录取了,不过当时申请的时候是没有A-Level成绩的,是以我的推荐信要求剑桥大学给他面试,给他开条件,达到条件之后录取,他也没有让帝国理工失望,考的不错。
  他们的很多同学,像王易丹(音)这样一些同学,像去年的郝玉(音),帝国理工也录取了。郝玉(音)当时中考只有483分,高一就跟我们南书了,所以经过三年的学习能够考上剑桥大学,他不是初中毕业了能够上人大附中、北京市中这样的学生,他们不一定跟我们上学,郝玉(音)当时是没有机遇在北京市重点中学上学,所以他反倒是被迫自愿选择跟我们上学,从高一读起最后读到剑桥大学。
  所以对照郝玉和马腾州这样的例子,我的感慨是我们学生往往是觉得成绩不好我就出国,还是有一部分学生这样认为的,其实应该是我成绩很好更应该出国上世界顶尖大学,这个思想今后家长们应该有。大家如果有的话就会像很多今年考上的学生,像王易丹、常晨(音)。马腾州同学对照的一个例子是郝玉(音)同学,她高一的时候中考成绩是483分,跟中国北京市重点中学都无缘了,他选择跟我们康福外国语学院读书,他四年过后考上了剑桥大学。
   刘煜炎:当时我也是拿对角线考你是吗?
   白晓晨:对。
  刘煜炎:我面试学生的题是用对角线数目和边数的关系来考他们。为什么这个题考他们,可能网上的孩子可能不太懂,我用这个题目考了十年。因为公开的题目考学生学生一答就答对了,就可以进来,大家都搞不懂的谜,今天就把这个谜揭开。
  一个人的科学思维其实就是寻找因果关系,寻找因果关系就是找到一个自变量,然后发现自变量跟因变量之间的联系。我们把对角线作为因变量,把边数N作为自变量,我们就是通过研究自变量N的变化,去发现对角线的总数和联系。如果找到了就是因果关系,就叫小因果关系。这个因果关系虽然不是说我如果给火石装了引擎加上油就跑的很快,如果加上电就变成高铁。现在有一个人设计了新的火车,在管道里跑就能超音速,管道抽成真空就没有摩擦了,火车过去跑不快的原因是因为有轨道的摩擦,把轨道搞的光滑了就没有了摩擦了。但是还有空气中的摩擦,如果把空气抽走了,空气摩擦没了之后就比飞机还快,因为飞机是在空气当中飞,他的速度受到限制,如果把空气拿掉了飞机就更快,这就要找因果关系,是什么东西制衡我们的科学突破,通过这个小小的题目可以观察学生在两小时内能不能查因追果,如果能做到他就是一个会思考的人,如果这个会思考的人不是只有一种老师教的方面背出来,如果把老师教的方法归零,第一种方法不要,那第一种方法我想往往是对于初二的学生往往是老师教过的,背出来的,回忆出来的。如果把这个方法归零了,第一种方法不要,从第二种方法开始算起,谁还会有第二种方法,如果谁有第二种方法我就收,这学生我就教。谁要有第三种方法我就把他放在A班去,谁要有第四、第五种方法就把他拿来给予奖学金,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一个人有三种方法就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如果有五种方法应该是优中的优秀,百里挑一。如果一个人有6种方法就应该是剑桥、哈佛、牛津的料儿了。
  第一个方法来自于哈佛的话,一个学生对于同一个问题能提出7种以上的解就是我们哈佛要的学生。所以我就是拿这个判断说给谁奖学金,你过来我就给奖学金,好像就考的一个题目,其实我考的所有思维的核心就是查因追果。如果会查因追果这个学生就可以教他,会成为科学家,成为效率很高的人,现在网上还不知道为什么我用一个题目考了十年,不是用数理化来考,数理化考试是知识性考试,如果用知识性考试来考正好回到中国选学生的模式,你学过的知识就能考高分,没学过就考不了高分。但是这不公平,如果昨天你学过我没考过,你得高分我得零分。那其实我比你聪明,所以我们把公办的学校教学当中忽略掉的有创新的学生拿过来再培养进世界名校,让他更有创新功能。虽然知道这个逻辑,但是想让学生开始思考很难,所以我就想找到对因果关系特别有兴奋感的同学我来教,如果他有兴奋感就到我们学校来,跟我读书。因为查因追果没有兴奋感就是死读书的孩子,这样的学生成绩好我也不要。
   另外:家长们如果要选择国际学校,将来费用是不是很贵,我觉得留学的费用不是不可逾越的数字,可以有很多方式实现。像我儿子就是拿的助学贷款到剑桥大学读书,有的父母搞抵押,我把房子抵押出去,孩子到国外读书,读完之后把房子抵押还掉,所以求学是一个人生的投资安排,不能以消费的心态来处理,留学成本高低都有,去德国留学一年只要6万块钱,是世界上认为留学最实惠的国家。到英美留学是最贵的国家,希望家长能够把握住机遇,为自己的孩子寻找正确的方向。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校长作客搜狐,在这里搜狐教育也祝康福外国语学校越办越好。
  刘煜炎:非常感谢搜狐对我们的关注,非常感谢网友们对我们的关注。本文为访谈剪接内容(相关全文可搜索观看搜狐视频)http://learning.sohu.com/20130826/n385063483.shtml

网友评论:
 昵称:
 内容:  留言内容不得超过200字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此处换一张